钢套钢保温管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钢套钢保温管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王泉嫒被俘逃出来以后是怎么逃回来的

发布时间:2021-01-07 09:51:00 阅读: 来源:钢套钢保温管厂家

王泉嫒被俘逃出来以后,是怎么逃回来的?

当她16岁参加革命时,

她不曾想到,她会在革命尚未成功时,

被迫离开革命队伍。

当她跟随中央红军踏上长征路时,

她不曾想到,几年后,

她会沿着长征路,

靠乞讨返回江西老家。

当她在古城遵义,

经蔡畅、金维映介绍,

与王首道结为夫妻时,

她不曾想到,真心相爱的他们,

一生只有短短两天的婚姻甜蜜。

新婚之夜,

王首道将一支手枪送给她作礼物。

她说,按照老家习俗,

她应该送给他一双千层底布鞋作回礼。

她不曾想到,

当她兑现诺言时,

时间已过去了59年。

西路军兵败河西走廊后,

她向对西路军总指挥徐向前请缨,

让妇女先锋团掩护主力突围!

此时,她不曾想到,

她提出的理由,

假若队伍被打散,妇女容易混入当地百姓中逃脱,

根本不能成立,

因为她们面对的是比土匪还要残暴的马家军,

被俘后将要经受比男人更悲惨的命运。

她历尽磨难,遍尝辛酸,

在革命从苦难走向辉煌时,

她个人的命运却在苦涩中煎熬着。

她就是参加过两万五千里长征的红军女战士,

西路军妇女先锋团团长,

革命老人王泉媛。

1913年7月12日,

王泉媛出生于江西省吉安县敖城乡沪富村,

原姓欧阳,

幼年被送给一户王姓人家做童养媳,

遂改为王姓。

后丈夫生病去世。

1930年,17岁的王泉媛参加革命,

入团,入党,

先后担任湘赣省妇女主席团副主席等职。

由于第五次反围剿失败,

1934年10月,

中央红军8万余人撤离中央苏区,开始长征,

因遴选条件十分严格,

最后随中央红军长征的只有30名女红军,

王泉媛就是其中之一。

1935年1月,红军攻占遵义,

王泉媛所在部队进入遵义休整。

接着,她被抽调到地方工作部从事群众宣传工作。

就在这段时间,

她认识了从保卫局调来的王首道,

两人慢慢熟络起来,互生情愫。

离开遵义前,蔡畅等人把王泉媛带到王首道处,

把王泉媛托付给王首道,要他好好待她。

这就是两人的新婚之夜。

王首道把从敌人那里缴获的一支手枪送给王泉媛。

王泉媛说,回头给他做一双千层底布鞋,

这是老家成婚的习俗,

千层底布鞋能让两人永不分开。

憨厚的王首道说,即使没有布鞋,

他也不会和她分开。

这一年,王泉媛21岁,

而被她称为首长的王首道,也只有29岁。

第二天,王泉媛随部队撤离遵义,

与王首道分别了。

半年后,即1935年6月中旬,

中央红军与红四方面军在四川懋功会师。

6月26日,王泉媛随中央卫生部到达两河口。

刚到不久,王泉媛就接到王首道通信员送来的信。

当她到达一座小木屋时,

早已等候在那里的王首道激动地一把搂住妻子……

第二天一早,

王首道把王泉媛送回卫生部驻地,

恋恋不舍再次分手。

他们谁也没想到,

这一别,竟是近半个世纪的离散。

1936年2月,红一、红十五军团部分领导干部

在陕西淳化合影

前排左一为王首道,后排右一为邓小平

在四川懋功,根据组织安排,

王泉媛被派到红四方面军工作,

从此离开中央红军。

王泉媛没有想到,

从这一刻起,她的命运将发生不可预测的逆转。

1936年10月,红军三大主力会师后,

为打通与苏联的陆地生命线以获得外援,

中共中央、中央军委颁布《十月份作战纲领》,

准备发起宁夏战役。

按照作战纲领,红四方面军主力渡过黄河,

以三个军进攻宁夏。

但是由于形势错综复杂,

中央军委屡次变更命令,

致使红四方面军主力未能全部渡过黄河。

11月10日,按照中央军委电令,

渡过黄河的部队组成中国工农红军西路军,

由徐向前任总指挥,陈昌浩任政委,

下辖三个军,共2.18万人。

王泉媛就是在此时被任命为妇女先锋团团长,

全团共有女战士1300人。

渡过黄河的西路军事实上成为一支孤军,

加上河西走廊条件艰苦,

红军在当地没有群众基础,

而军阀部队马家军在此盘踞多年,人多势众,

装备落后、得不到补给的西路军,

在与马家军的作战中虽然取得一些胜利,

但是损失惨重。

到1937年3月,

原来两万多人的西路军只剩下不到5000人。

面对四面被围的严峻形势,

西路军决定突围。

谁留下来掩护,打阻击?

大家都明白,这是一个九死一生的任务,

这时,王泉媛对徐向前说:

“徐总指挥,让妇女先锋团打掩护吧!”

一向果断的徐向前犹豫了,

他不忍心让这些女兵与马家军进行殊死决战。

可王泉媛说:“我们是女的,万一打散了,

化装起来也容易混过去。”

最后,徐向前答应了王泉媛的请求。

此时,妇女先锋团只有不到1000名女战士。

为迷惑敌人,王泉媛命令全团战士,

剪成像男人一样的短发。

战斗打响后,王泉媛率领全团拼死抵抗,

500多名女战士先后牺牲在阵地上。

一个多小时后,弹药几乎打完。

在马家军的疯狂进攻下,仅剩的300人被打散,

王泉媛和几名女战士躲进山里。

4月的一天,王泉媛在一孔破窑洞里被俘。

油画:《祁连英魂》

军阀马步青派人对王泉媛严刑拷打,

王泉媛咬牙坚持,不承认自己是团长。

马步青见王泉媛面容姣好,

便想纳她为妾。

马步青妻子看出他的心思,

为了不让他得手,

就给王泉媛出了个主意,让她答应做马的干女儿。

为图谋日后逃脱,

王泉媛答应了马步青的要求。

马步青还不算完,

把王泉媛许配给自己手下的工兵团长马进昌。

就这样,王泉媛的简历中多了一条:

马家军军官的小老婆。

王泉媛在马进昌家里吃尽苦头。

由于她的坚决反抗,

马进昌从来没能得手。

1939年3月,

趁马进昌外出换防,

王泉媛在女厨娘的帮助下,

逃出了马进昌家。

经过三天的日夜兼程,

按照事先打听到的消息,

她到了兰州,找到八路军驻兰州办事处。

然而,令王泉媛意想不到的是,

按照当时中央的规定,

从西路军战败一年归队的收留,

两年的要审查,三年的不再收留。

办事处的人说,上级就是这么规定的,

我们也没办法,给你五块纸洋,回老家吧。

王泉媛很难过,说,

敌人打我,我都没哭,

今天你给我这五块纸洋,我快要掉泪了。

最后,她对办事人员说,

我不难为你,

希望你以后跟上级说,

西路军回来过这样一个人。

拿着八路军办事处给的五块纸洋,

王泉媛孤独地离开了兰州。

她还是走的长征路,

只是这次已没有中央红军,

她是一个人,沿着长征走过的路,

踏上辛酸的归途。

她走过甘肃、四川、云南、贵州,

前一次走这条路时,她是一名红军女战士,

而这次再走,她已经是个乞丐了。

为了活命,

她在途中和一个叫万玲的四川男人结婚了。

他后来要王泉媛和他一起回四川老家,

可王泉媛不答应,她要回江西老家。

后来,两个人因此分手。

1942年7月,经过三年的艰苦跋涉,

王泉媛终于回到老家敖城。

此时的她已是衣衫破烂,脚腿溃脓,

家人已几乎认不出她,

连村里人也说,她不是王泉媛。

直到王泉媛准确说出家里从前的情况后,

母亲这才相信,

眼前这个乞丐就是自己的女儿。

这一年,王泉媛29岁。

回到家乡的头几年里,

王泉媛四下秘密寻找党组织,但没有找到。

在家里人劝导下,

王泉媛同意再婚,

1948年,她与泰和县刘瓦村村民刘高华结婚,

从此便在泰和县安家。

1949年家乡解放后,王泉媛参加了工作,

这让长期脱离组织的她心里非常高兴。

不料仅仅过了两年,

刘高华遭到诬陷,被打成反革命,

王泉媛一夜之间成了反革命家属,丢了工作。

同时,有人通过调查,

了解到她过去做过马步青的干女儿,

还给马家军军官当过小老婆,

于是,她的申诉材料便再没人理会。

从此以后,她就成了地道的农妇,

当地人中几乎没有人再知道她曾经当过红军。

1949年,部分参加过长征的女红军在北京合影

1962年3月,康克清陪同朱德重上井冈山,

她没有忘记当年一起三过草地的战友王泉媛。

她对吉安当地负责同志说,

王泉媛我了解,是个好同志,

这样的同志应该让她出来工作。

不知道是不是康克清的话起了作用,

不久,刘高华得到平反。

王泉媛也恢复了工作,

先后担任村妇联主任,公社敬老院院长等职。

然而仅过了三年,刘高华不幸病故,

王泉媛又成了孤零零一个人。

1982年夏天,王泉媛从江西来到北京,

希望康克清为她作证,为她恢复党籍。

当事情办完准备返回时,

她被告知,全国政协副主席王首道要来看望她。

王泉媛心里激动万分,

虽然先后有过五次婚姻,但在她的生命里,

王首道,这个和她只有两天夫妻甜蜜的男人,

才是她心中的至爱。

会面地点安排在中国妇联办公楼。

王首道一句“泉媛同志,你好吗?”刚出口,

两个人的泪水便夺眶而出。

此时的王首道已经76岁,

王泉源也年近古稀,

上一次会面是在1935年6月底,

在四川懋功两河口的那座小木屋,

如今,一句百转千回的问候说出口,

时光已经过去了47载。

感概过后,王泉媛问了王首道一个关键问题,

有人说,我曾经在兰州八办给你留过一封信,

说我不会去延安,要和你断绝一切关系,

这事你知道吗?

王首道很惊讶,说他从来没听说过这封信。

事实上,王泉媛根本没留过信。

两河口分手后,

王首道在延安等了王泉媛三年,

在西路军兵败河西走廊后,

他以为王泉媛可能已经在战斗中牺牲了。

在组织的安排下,

王首道认识了中央党校的女学员易纪均,

1938年9月,两人在杨家岭一间窑洞成亲了。

中央组织部部长陈云拿出5块银元,

为两人举办了一个热热闹闹的婚宴。

而此时,王泉媛却被马进昌强行纳妾,

过着三天两头挨打挨骂的日子。

第二年,王首道和易纪均的第一个女儿出生,

王首道给孩子取名苏苏,

以纪念自己曾经战斗过的中央苏区。

而此时,心中凄苦万分的王泉媛,

正跋涉在返回江西老家的路上,

而她的家乡吉安,正是当年中央苏区的一部分。

虽然这次北京之行没能解开那封信的疑问,

可王泉媛心里很满足,

她知道,王首道曾经在延安苦等过她,

这对她近半个世纪的惦念是一个莫大的安慰。

1985年,王泉媛重新写了入党申请书,

再次加入了党组织。

1989年,中共江西省委组织部发布文件,

给王泉媛的问题落实政策,

军籍从1930年算起,恢复了她的老红军待遇,

享受副地级待遇,行政14级。

不过,党龄只能从1949年11月算起。

对于1949年以前的党龄不作数,

王泉媛心中很是遗憾。

但是,红军身份能得到确认和恢复,

已经令她欣喜万分。

1994年,王首道生病住院,

王泉媛闻讯后赶到北京探望。

这次相会,王首道特意交待工作人员,

不许外人在场。

后来据王泉媛回忆,

会面前,她专门去王府井百货大楼,

买了一双手工做的千层底布鞋。

当她把布鞋交到王首道手中时,

88岁高龄的王首道颤抖着双手接过布鞋,

老泪纵横,只说了一句:

“你没有忘记遵义时的诺言!”

会面后,王首道挽住王泉媛的胳膊,

让女儿为两人拍了照,

这是他们一生惟一一张合影。

自左向右:王首道,王泉媛,王泉媛养女肖扬凤

王泉媛和王首道,就像两叶扁舟,

在历史的浪涛中相遇,离散,重逢,

他们的悲欢离合,

和历史是那么的贴近:

在古城遵义,

他们相知相爱了;

在四川懋功的两河口,

他们小别重逢,

有了最后一次夫妻团圆。

懋功分别后,随着王泉媛转入红四方面军,

特别是后来随西路军西征,兵败祁连山,

王泉媛和王首道就越离越远,以至最终失散。

当他们再次相聚时,时间已过去了近半个世纪。

当王泉媛在战争和人生的漩涡中挣扎时,

王首道则在另一条轨道上前行。

1936年,在王泉媛随西路军血战河西走廊时,

王首道出任红十五军团政治部主任;

1937年6月,在王泉媛被马家军俘虏,

被马进昌强逼做妾时,

王首道出任中共中央秘书长;

在王泉媛历尽千辛万苦,回到家乡的第二年,

即1944年11月,按照中央部署,

王首道出任八路军南下支队政委,

与王震一起,率359旅主力部队南下湘粤赣,

开辟敌后抗日根据地;

1948年,王泉媛与刘高华结婚不久,

王首道随陈云接管沈阳;

1949年7月,

解放军进驻江西省泰和县,

已是农妇的王泉媛第一次见到当年的“红军”时,

王首道率部接管长沙,

次年,出任湖南省人民政府主席。

后来,王首道先后出任交通部部长,

广东省委书记,

全国政协副主席,

中央顾问委员会常委等职。

而与此同时,王泉媛或为谋生挣扎,

或在运动的漩涡中煎熬,

或在为解决个人历史问题四处奔波……

至于两位老人为何直到1982年才相聚,

各种文字材料中鲜见解释。

1996年9月13日,王首道在北京逝世,

享年90岁。

王泉媛得知消息后,大病一场。

由于长征途中恶劣环境的影响,

王泉媛永远失去了生育能力。

后来,她曾先后收养过6个孤儿,

把他们抚养成人。

虽然没有自己的亲生骨肉,

但是她始终是一位慈爱的母亲,奶奶,祖奶奶。

王泉媛与养女、孙媳、曾孙合影

2009年4月5日,王泉媛病逝。

次日,《井冈山报》做了如下报道:

中国共产党党员,离休长征老干部,

原中国工农红军西路军妇女先锋团团长

王泉媛同志,

因病医治无效,

于2009年4月5日在泰和县人民医院不幸逝世,

享年96岁。

杭州血液病医院

长春血液病医院

吉林甲状腺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