钢套钢保温管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钢套钢保温管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工程机械行业贷款逾期猛增零首付病症爆发

发布时间:2019-09-30 05:10:26 阅读: 来源:钢套钢保温管厂家

工程机械行业贷款逾期猛增 零首付病症爆发

核心提示:  继7月底玉柴重工2亿元银行贷款逾期违约后,工程机械行业的贷款风险开始逐步暴露。斗山工程机械(中国)有限公司(下称斗山机械)

继7月底玉柴重工2亿元银行贷款逾期违约后,工程机械行业的贷款风险开始逐步暴露。斗山工程机械(中国)有限公司(下称斗山机械)公布的2013年上半年财务数据显示,终端客户的租赁贷款、按揭贷款的逾期本金大幅增长,而这些逾期风险有可能逐步传导给斗山机械以及银行。

“现在银行对贷款盯得紧,都在担心风险最终传至自身。”上海一位工程机械行业人士向记者表示。记者调查发现,行业风险已经开始蔓延,不少厂家正因逾期贷款被银行告上法庭。

究其根本,上海一家银行的风控部门负责人向记者表示,在零首付、行业低迷的综合因素影响下,银行贷款参与的信用销售模式,风险、缺陷暴露无疑。

“零首付”双刃剑

一些银行的“总对总”按揭贷款,要求贷款金额不得超过工程机械设备购买价格的70%,单一贷款人的总额原则上不超过200万元。“但为了争夺客户,很多时候都是首付不到三成,甚至零首付也很常见。”

斗山机械近期公布的2013年上半年财务数据显示,公司营业收入32.26亿元,同比下降18%;利润总额为-1.18亿元,2012年同期为-2000万元,亏损面进一步扩大。

斗山机械的主营业务是挖掘机、装载机等工程机械的产销,它在2012年也遭遇过亏损,利润总额-0.53亿元。联合资信表示,造成斗山机械上半年利润总额亏损的重要原因之一是,该公司的银行按揭、融资租赁销售规模进一步扩大,使得终端客户的租赁贷款、按揭贷款余额大幅增长。

同时,由于这些客户的流动性偏紧,导致逾期的贷款本金大幅增长,从而引发计提的预计负债大幅增长。2013年上半年,斗山工程机械的营业外支出达到1.96亿元,是2012全年的106.22%。

截至2013年6月末,斗山机械为客户还款提供担保的银行按揭付款模式下的贷款余额为32.42亿元,逾期本金达1.14亿元,但尚未达到合同回购条件。替客户提供担保的融资租赁模式下的贷款余额为55.35亿元,存在逾期本金达9.63亿元。本报粗略计算,从逾期本金与贷款余额的占比看,按揭贷款为3.52%,融资租赁高达17.4%。

“斗山担保的融资租赁逾期比例已经很高了。”8月23日,一位工程机械行业人士向记者表示,但这不只是一家公司的问题,现在整个行业的贷款逾期风险都很高。

“公司提供担保的逾期贷款的本金、利息明显持续增加,导致计提的金融保证金款增加。”联合资信表示,因为厂家对担保金额按照千分之五比例预提预计负债,直接影响了业绩表现。

斗山机械今年也曾表示,尽管尚未出现启动信用销售回购事件,但一旦工程机械市场持续萎缩,大量客户出现违约,经销商未能履行第一担保义务时,该公司将履行回购合同义务,相应的回购支出将大幅提高,将对正常生产经营和资金管理带来重大不利影响。

具体哪些银行参与斗山的按揭贷款?从2012年9月末的按揭担保贷款数据看,其贷款余额为49.61亿元。其中光大银行就有28.50亿元、交通银行5.56亿元、工商银行3.09亿元、民生银行1亿元、中国银行1.41亿元,其他银行共10.05亿元。

其中,光大银行的贷款存在逾期本金8535.90万元,但尚未达到合同回购条件。而截至2011年末,光大银行贷款的逾期本金仅2974万元。由此推测,斗山机械贷款资产的恶化情况,在2012年开始上升明显。

事实上,光大银行曾是工程机械行业贷款领域的佼佼者,曾率先在业内推出“总对总”工程机械按揭贷款业务,即银行总行与工程机械制造商、经销商签订协议,在全国范围内为购买其产品的个体工商户和私营业主提供按揭贷款业务,这种做法被称为“光大模式”。

记者在个别银行提供的“总对总”按揭贷款模式中看到,要求贷款金额不得超过工程机械设备购买价格的70%,单一贷款人的总额原则上不超过200万元。“为了争夺客户,很多时候都是首付不到三成,甚至零首付也很常见。”上述业内人士向记者表示。

融资租赁担保的风险也不容小觑。2012年9月末,斗山机械在融资租赁担保协议下,贷款余额为61.73亿元,存在逾期本金48683.30万元。但是到了2013年6月末,贷款余额下降至55.35亿元,逾期本金却急剧上升至9.63亿元。

斗山机械主要与斗山(中国)融资租赁公司(下称斗山融资租赁)合作,它持有后者39%的股权。而斗山融资租赁可以通过关联方斗山(中国)投资公司发起的,委托汇丰银行、渣打银行管理的资金池贷款获得资金。截至2012年9月30日,仅斗山机械提供给租赁公司的资金池贷款金额就达到7.31亿元。

另外,联合资信还表示,受下游基建、房地产行业景气度持续低迷影响,终端客户的现金流明显偏紧,导致斗山机械信用销售产生的应收账款明显延长,坏账准备金增长也导致资产减值准备从2011年的0.82亿元猛涨至2.92亿元。

由于营业收入和销售额下降,且应收账款回收周期延长,斗山机械为补充营运资金,也加大对外融资力度,导致负债总额在2013年6月末达到77.96亿元,比2012年末增长26%。资产负债率也从65.43%增加至70.79%,并且流动性负债占比高达91.09%。

在2013年3月份,斗山机械发行3年期的6亿元中票,其中4.8亿元就是用于偿还短期银行借款,1.2亿元补充运营资金。所幸的是,截至2013年6月末,其从工行、建行、中国银行等获得78.43亿元的综合授信,未使用额度为47.33亿元,尚能保证资金的筹集。

风险蔓延至银行

工程机械厂商对银行的直接贷款逾期违约开始出现。“回购、垫款的风控手段在个体发生风险时会比较有效,但面临行业整体性风险时,银行贷款风险能否转移仍存疑问。”

事实上,其它工程机械企业自2012年以来,也开始不同程度出现下游客户贷款逾期而导致厂家不得不支付回购款的情况。

山河智能(002097.SZ)在2013半年报中提到,只要客户无法按合同向银行支付按揭款,该公司就承诺垫付违约款。截至2013年6月30日止,该公司直接办理按揭承担有担保责任的客户借款余额105563.54万元,累计垫款余额也高达35074.75万元。

在融资租赁方面,山河智能选择与华融租赁、交银金融租赁合作,至2013年6月30日止租赁余额24110.91万元,因客户逾期导致的累计垫款就达到5541.64万元。

山推工程机械公司在2012年末的按揭贷款余额为2.11亿元,存在逾期本金461.29万元;融资租赁余额为4.75亿元,逾期本金3300万元。

其他的工程机械龙头企业中,徐工机械(000425.SZ)截至2012年末的按揭贷款销售业务担保额度是80亿元,客户按揭贷款余额为26.85亿元。在应收账款一项,因逾期而形成的按揭回购余额为1.59亿元。

三一重工(600031.SH)在2012年末负有回购义务的累计按揭贷款余额为244.86亿元,客户逾期按揭款及回购款余额为19.85亿元。

“回购、垫款的风控手段对于个体发生风险时会比较有效,但面临行业整体性风险时,能否转移银行贷款的风险也仍存在疑问。”上海一位银行业人士分析,事实上,工程机械厂商对银行的直接贷款逾期违约开始不断出现。

在7月底,广西玉柴机器集团(下称玉柴集团)二级子公司玉柴重工(天津)有限公司(下称天津重工)因资金紧张,2亿元的光大银行贷款已经逾期违约。玉柴集团一位人士向记者表示,现在天津玉柴重工的经营有一定恢复,原先的逾期贷款也有解决方案,后面陆续到期的贷款应该不会再逾期,但他不肯透露具体解决办法。

此外,记者了解到,徐州万邦道路工程装备服务股份公司(下称万邦股份)在今年以来不断被银行告上法庭,这是一家专门从事筑养路机械设备的企业。

记者调查获悉,在2012年8月2日,万邦股份从交通银行徐州分行贷款2000万元流动资金用于购买原材料,到期日为2013年2月1日。后来因为该公司的经营、财务状况产生重大变化,导致本息并未偿还。于是交行徐州分行将其告上法庭。

同样遭遇的银行还有江苏银行。在2012年2月、11月和12月,江苏银行徐州城东支行分别贷给万邦股份2000万元、1000万元、1000万元流动资金借款,用于购买原材料。在银行起诉时,虽然这些贷款都尚未到期,但是银行已经迫不及待想收回贷款。

徐州新倍力机械设备租赁有限公司(下称倍力租赁)是万邦股份的全资子公司,它也在近期被银行不断追债。

在2012年10月,倍力租赁向招商银行徐州分行申请授信额度3000万元,随后分4笔获得贷款,但是在上半年贷款陆续到期后,倍力租赁均未履行还款义务。于是招行在今年7月底将其告上法庭。8月23日,记者致电江苏倍力一位负责人,想了解贷款偿还进度,但对方表示不接受采访便匆匆挂断电话。

对于工程机械行业的贷款风险,银行业也开始高度警惕。华夏银行副行长黄金老近期也警告称,银行今年要非常警惕不良资产向工程机械等主流行业延伸。

莫尼塔在7月底对工程机械行业的调研中也发现,上游厂家已经感觉到各地银行对于工程机械的贷款发放滞后,而某家与工程机械行业合作最多的银行可能将再不增加对工程机械的授信。这对工程机械行业的销售,无疑是雪上加霜。

“之前我们也做过工程机械行业贷款,后来发现风险比较大,也曾在这个行业吃了亏,所以今年基本已经退出它们的贷款。”上海一家银行的风险监控部负责人表示。[NextPage]

模式缺陷

从理论上看,按揭模式、融资租赁模式并不存在很大的问题。风险点在于,过去两年工程机械行业对下游客户的准入门槛太低;且在信用销售模式下,企业的应收账款剧增,对现金流造成极大压力。

作为曾经的银行“宠儿”,工程机械如何沦落这般地步?上述工程机械行业人士向记者表示,导致上半年贷款逾期风险猛升主要有两个原因,一是受产能过剩、经济下行的影响,工程机械行业陷入低迷调整期。记者了解到,2013上半年,该行业经营并不乐观。比如挖掘机、装载机、推土机的销量同比分别下滑12.3%、4.5%和7.3%。

下半年也未见明显好转。莫尼塔在7月底的调研中发现,行业景气度仍在低位徘徊,调研企业并没有太乐观,均反映没有看到下游需求有向上态势。自2011年3月以来,工程机械行业已经持续低迷27个月。

二是银行贷款参与的信用销售模式存在缺陷。记者了解到,工程机械行业的结算模式共有4种,分别是银行按揭贷款、全款支付、融资租赁和分期付款。

具体来说,其中分期付款是下游经销商在设备交付前,提前支付30%的首付款,剩余部分一般在6个月、12个月或18个月内分期偿还。

银行按揭贷款的模式是,终端客户向经销商只需支付一定比例的货款作为首付,然后就向银行申请按揭贷款,银行将资金支付给经销商后,终端客户即可获得设备。在这个贷款模式中,经销商为还款提供第一位的担保,厂家提供第二位的回购担保。

从斗山机械的情况看,截至2012年9月末,按揭付款客户一般首付均为20%,按揭期限一般均在3年内。

融资租赁模式为租赁公司(多为厂家关联公司)与经销商携手合作,在经销商对终端客户的还款能力评估通过后,租赁公司向经销商购买设备,然后租给客户使用,在融资租赁期限结束后,产品所有权转移给客户。在该模式中,同样由经销商为还款提供第一位担保,厂家提供第二回购担保。

“专业设备租赁并不像房产,在抵押物处置方面并不顺畅、方便,采用回购担保的贷款方式,也是为了转移贷款的风险。”上述银行业人士表示。

就行业整体看,按揭贷款、融资租赁占绝大多数。斗山机械为例,截至2013年上半年的全款销售占比为3.52%、分期付款为6.24%、银行按揭为41.4%、融资租赁为48.84%。

记者调查发现,在有的企业的融资租赁销售中,银行等金融机构也是深度参与。具体模式是,厂家与租赁公司、相关金融机构签订融资租赁银企合作协议,租赁公司将其应收融资租赁款出售给金融机构,如果承租人在约定的还款期限内无法支付租金,则厂家向金融机构回购相关租赁物。

上述银行风控负责人表示,按揭模式、融资租赁从理论上看,模式并不存在很大的问题,因为厂家承担第二位回购责任,它们的信用、实力远远大于经销商和下游客户。

但是有两个地方值得注意。一是过去两年这个行业对下游客户的准入门槛太低。众多厂家的销售模式颇为激进,甚至以低首付、零首付争夺客户。

“比如一辆工程车的贷款,按揭期限一般在2-3年内,按照进度逐步将银行贷款还清。但在整个基建、地产需求急剧下降的背景下,整个工程机械行业供大于求的矛盾会显露出来,客户的业务收入不足偿还银行的贷款。再加上本身就是零首付,车辆在1年后也开始贬值,于是客户发生违约的概率就很高。”该人士分析说。

最终整个贷款风险爆发的传导链条是:在客户违约无法付款时,导致代理商被迫拖欠上游厂家及融资租赁公司的资金,进而导致厂家欠供应商货款及银行贷款,同时,厂家还必须承担回购责任,替代理商兜底。

其次,在信用销售模式下,企业的应收账款剧增,对现金流造成极大压力。当整个行业出现低迷时,对于实力较弱的厂家,通过回购的手法,能否使贷款风险顺利从银行体系转移也是疑问。

在不少业内人士看来,要保证工程机械行业贷款质量的健康,激进的销售模式调整势在必行。徐工机械副总裁孙建忠在6月底表示,分期付款销售模式已基本全部停止,另外现在按揭要求更严格或者更高的首付比例。

“现在我们主要做海外的单子,国内的激进信用销售模式问题还很多,贷款逾期风险也很高。除非是现款,否则我们都不太敢多做国内的订单。”上述业内人士最后说。

分页栏